相关文章

高铁“铺路”人:师生光膀子抬上百斤钢板试验

  2017年6月26日,中国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复兴号”标准动车组在京沪线上首发。京沪高铁全长1318公里,全程一条铁轨焊到底。

  文/本报记者 任敏 通讯员 袁芳 摄/本报记者 和冠欣

  银白色的“和谐号”,犹如一条钢铁长龙,以486.1公里的时速呼啸而过。高架桥下的简易测试棚中,高亮带着几位研究人员正紧盯电脑屏幕,那一连串代表加速度、应力、位移等指标的数字是解读轨道安全的“密码”。

  当确认列车以最高实验速度顺利驶过自己参与建造的京沪高铁线路后,高亮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

  与传统铁轨专门保留缝隙以应对热胀冷缩不同,高铁铺设的是无缝轨道,这是因为列车车轮运行时会对钢轨产生冲击,在高速行驶情况下如遇轨缝会有脱轨危险。

  北交大校园里,停放着一辆完整的老式蒸汽机车,高亮时常到这里观摩、思考。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高亮就立志从事中国铁路轨道工程研发,20多年来,他与铁轨、火车的关系愈加密切,像是一对老朋友。

  20世纪90年代,已经有不少高校和科研单位的学者意识到无缝轨道对铁路发展的重要意义,而当时高铁建设仍未提上日程。1990年,仍在大学读书的高亮就在导师的指导下开始了无缝轨道的研究。如今,高亮已经担任了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教授,主攻轨道结构及轨道力学。

  过去20多年,结合我国铁路六次大提速以及高铁建设的重大需求,高亮带领研究团队承担了当时铁道部的多项课题,对无缝线路如何保证稳定、强度,怎样提高不同结构的力学均衡性,保障线路的高平顺、高稳定性等难题开展大量试验和理论研究工作。

  十几年前,年轻的高亮在铁路工程现场做实验。当年的一头黑发,如今已经花白。(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2008年,高亮团队开始参与长达1318公里的京沪高铁建设。彼时,高速铁路长大桥无砟轨道无缝线路结构是高铁轨道中的难点。在长大桥上建高铁无缝线路,须同时兼顾钢轨、无砟轨道、桥梁的温度效应,属于行业内公认的技术难题。如处理不好,将会造成物资和人力浪费,又影响质量拉长工期。